原神莹被肉

原神莹被肉

 此方杀脾胃中湿热之虫,非杀脾胃中血肉之虫也。 故用至三钱,而风难再留矣,何必更借重他药散风之多事哉。

夫漏脯,即隔宿之肉食,屋漏之水滴入而名之也。 火下温而不上发,头面无红热之侵,何至胫趾之乏力哉。

此等之病亦从脾胃虚寒而起,乃久泻亡阴,脾传入肾。胃既不能化物,而脾遂不为胃以营运,其所食之物,又安能化?

人有胃火熏蒸,日冲肺金,遂至痿弱不能起立,欲嗽不能,欲咳不敢,及至咳嗽又连声不止,肺中大痛,非肺痈之毒,乃肺痿之病也。心肾之气不开,则玉关大开,安得止之。

人有腹中大痛,手不可按,一时大泻,饮食下喉即出,完谷不化,势如奔马,不可止抑,顷刻之间,泻数十次,一日一夜约至百次,死亡呼吸,此肝经风木挟邪而大泻也。盖肝藏血而不藏水,外来之水多,则肝闭而不受,于是移其水于脾胃。

 脾胃之土伤,难容水谷,遂腹痛而作泻矣。肝疸之症,两目尽黄,身体四肢亦现黄色,但不如眼黄之甚,气逆手足发冷,汗出不止,然止在腰以上,腰以下无汗,人以为黄胆也,谁知是肝气之郁,湿热团结而不散乎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