醉地视频播放

醉地视频播放

盖肾水非得酸不能生,山茱萸味酸又温,佐熟地实有水乳之合。 甚矣!本草自晋唐以千歧百出,极于纲目,几令人目迷,五色三家注力求深奥,转多晦义,徐灵胎冠绝一时,颇合经旨。

五味酸敛肝木,使木气戢而不逆上,则水火二者皆免冲上为病,是酸味入肝,而得金收之性,故有是效。大约治本之缓,治标之病宜于急。

葛根色白、味微苦,故升而清火,不能补也,论药问曰∶牛膝、灵仙、茜草同是根也,何以不主升而主降哉?而急之方实有法焉。

而或者谓当归可臣而不可君也,补血汤中让黄为君,反能出奇以夺命;败毒散中让金银花为君,转能角异以散邪,似乎为臣之功胜于为君。 盖白头翁通身有毛,一茎直上,与天麻同知,其皆得风木条达之气,故无风能摇。

非两方相合之为偶,亦非汗药三味为奇,下药四或问奇方止取一味以出奇,而偶方共用两味以取胜,吾疑二味合方,正不可多得也。盖天地之阳气,均由土下黄泉之水中透出于地面,上于天为云雾,着于物为雨露,交于人为呼吸,只此水中之气而已。

岐伯夫子曰∶重可去怯。 行医不读《本草》,则阴阳未识,攻补茫然,一遇异症,何从用药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