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代双性受承欢

古代双性受承欢

《别录》言其补中益气力,止泄痢,除蚁。然过饮即令人少寐,以其气清也。

用乌药顺气散者,先疏其气,气顺则风散也。又新茶饮之令人声音不清,其能郁遏火邪也。

惟伤寒亡阳汗脱,温粉之法最妙。戴元礼云,服荷叶令人瘦劣,非可常服。

《本经》主筋骨间寒热湿痹,拘挛,明目,坚齿,利九窍,去白虫。松花润心肺,益气除风湿。

 发明蟾蜍,土之精也,习土遁者赖之,其形大而背多痱磊者是。内容:辛温有毒。

 出番隅,枫木脂膏所化,俗云茯苓千年化琥珀,此误传也。 若精气不固者服之,何咎之有。

Leave a Reply